金百亿



桌上放著一瓶酒和一个柠檬,你会作以下哪一种联想呢?

A、这水果可能是要加入酒中 ( 例如:伏特加要掺少许柠檬汁 )

B、这水果打成汁之后要加入一点儿酒

C、水果和酒根本没有什麽关係<巴勒斯坦人死亡, 孝道
孝道任慈大舜心,还有一个在南方的独立部门没一起被併购掉,
所以这个独立部门的经理赵构便自行将部门改名为”南宋实业股份有限公司”,
接收还未遭到大金集团吸收的残兵部将,自己当起代理董事长,
也顺便接手经营北宋公司的客户与市场苟延残喘下去,
但强大的大金集团一直紧逼著小小的南宋公司,
尤其是佔市场率上,南宋公司一直窝在南方的小角落裡头出不来,
代理董事长赵构本人则有好一段日子都笑不出来,
连睡觉都梦到被大金给端了,吓了一身冷汗还尿了裤子床单…

直到某天,业务部蹦出了个叫岳飞的经理,
这经理是从小小跑腿业务员干起的,
但其跑业务抢单打市佔的功夫可是一等一,
尤其是跟北边那不可一世的大金集团业务员相遇时,
平时嚣张跋扈的北方汉子,顿时变成柔顺的小花猫一样,
岳经理带著自己一手训练拉拔的子弟兵们一路穷追猛打,
把业务从没跨过长江的南宋市佔版图硬是拓展到了黄河边,
尤其是跟他的好兄弟韩世忠韩经理一东一西,
两人同时往北推进,那澎湃的战斗力,
让大金集团犹如哑巴吃黄连,有苦只能往肚裡吞…

但岳经理越是往北,他头顶的老闆越是心裡头不安,
因为赵老闆只是个”代理”的,
要是岳经理真的把大金集团给打翻了,
那还在那边扫厕所的”尚未卸任的董事长”该怎麽办?
是要自己让位?
那当然不可能,因为这位子老子坐的很舒服,怎还能让别人坐?
但赵老闆也暗示明示岳经理好几次,
要他打慢点,或是打到黄河就好,别贪心,
但岳经理就是不理他的老闆,他那二楞子的脑袋加上勇往直前的牛脾气,
岳老子我就是要往北打,没有的商量,
当初大金打我们都不商量了,我们打他们还需要不好意思吗?
于是,一天一天,
君臣两人的心结与矛盾越演越烈,
赵老闆几次想炒了岳经理,
但人家手上有团队又有客户,
炒了他对公司没好处,更怕他直接投敌,
那就真的让南宋公司万劫不复了,
可这傢伙又很猖狂,连老子的话都不听,
老子不是不让他打,是要他别打太凶,
这傢伙长这岁数了,居然连体恤上级心思的政治意识都没有吗?
有天,有个叫秦桧的财务部经理看出了这层矛盾,
愿意帮老闆”调解”两人的纠结,
当然,用的是一些檯面下的手段,
所以,12封限时双挂号的电报把正往北前进的岳经理抓了回来,
砍了头,没了…
所以,杀了岳飞的凶手是赵构,
但过去的历史教科书说是秦桧,
为何?
因为老闆不会错,老闆也不能错,
不过下属可以错,错事让下属承担就好,
于是秦桧成了檯面上的凶手,受尽唾骂,
而赵构,还是坐在他的位子上,享受他的权力,
这是历史的真相,你可以不相信,
不过,如果你真不相信,那就别往下看了,
所以,给我个面子,假装相信一下也没关係的…(抱大腿)

到此,用过去的题材也骗了大半的版面了,
终于,我们要进入正题了,
有许多人笑岳飞傻、牛脾气,
揣上意是职场上最重要的一件事,
所以岳飞死的不冤枉,根本就是死有馀辜,
也有一些人认为,岳飞真的死有馀辜,
因为他跟到一个笨老闆,这笨老闆也不是真的笨,
就跟许多老闆一样,他们在意的是权力与利益,
至于自己公司营运,那不知道摆在哪,
但我确定公司营运绝对摆在员工死活的前面,
所以根到笨老闆的岳飞,死吧,谁叫你这麽愚忠!!!
还有人说,面对面的厮杀不是凶险,
真正的凶险是背后那把看不见的刀子,
自己人捅你,防不胜防阿…
而岳飞你居然不知道秦桧拿著刀子在你背后晃吗?
被捅是应该,哈哈,谁叫你这麽笨!!!
要是换成我,一定先干掉秦桧再上场作战,
只有傻子才会把背后交给敌人,岳飞你傻,不意外。mon/thankall.gif" align="absmiddle" title="被感谢次数"> x 1 暗恋的对象,



谁说 . 旅行只能有 热门 ?
之前曾经看过一部木村拓哉演的日剧南极大陆,就一直想著有一天也能够坐在雪橇狗拉的雪橇上,如今这个氛围,在北海道这个大陆上悠然而缓慢的进行著...



↑:February 11 2013
Hokkaido 6/10# 钏路-星野-札幌
感动的事物好像会随著年纪的增长,在脑海裡面发酵成一些词彙,回首过往好像一些历历在目,但是又会感觉到逝去的忧伤。 介绍这家店 似乎 还只是 新开张不久的

前几天中秋节 家裡没烤肉 出去晃找晚餐吃 刚好看到

是一家小摊子 当天生意非常好 可能是因为刚好中秋节吧

直得一提 的是他的种类及价位 种类很多 大概有30种以上吧

价位 也可以说的上是便宜了

新疆牛羊肉串 30元 其他大约都img/yt27y8cs7b9ybsrn7fbe.jpg" inpost="1" />

20140805100358326.jpg (16.51 KB,3&theater
当然, 加里山
一个粉熟悉的名字
但可笑的是偶竟然从未亲近过
就连两年前到鹿场
也是为找寻神仙谷与某汽车广告短片拍摄景点而来
这回再来
为的却是专程亲近
在网络上看多了这座中级山的美景
我是学生 之前啊都是留那种学生头 (就是旁分而已)
但是我现在想换一个新的而且适合自己的髮型
我也有嚐试 即使我们已经 混乱的思绪、複杂的心情、两难的决定!
开始怀疑自己做的某些决定,
很担心、很害怕、更是恐惧,
这样做到底是不是必须?
为何会这样忧鬱?
也许已佔有一席之地?
或许是我多虑?
若是有了万一,

Comments are closed.